为固力品牌发展提速

/Other/GuliCOM/Targets.jpg

一提到中国锁具行业,人们自然而然的想到“北三环,南固力”这句话。一南一北,两个锁具巨头以自己独特的成长模式,成为中国锁行业两座标志性的高峰。而张彤杰自加入固力之后,人们似乎对南部这座高峰更充满了期待。

2009年5月26日,固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在上海龙之梦丽晶酒店举办了首届固力商用产品发布会,并邀沪上地产发展商、建筑师、设计师等同业人士共同举办交流会。这次发布会是张彤杰先生担任固力公司总经理后,第一次运作商用产品发布会。这样的大手笔,不仅展示了张彤杰本人全面开拓中国市场的决心,也向同行业及相关产业发出一个信号:固力,已经正式吹响了进军商用建筑门控五金市场的号角。在这嘹亮的号角声中,张彤杰的国际化背景和营销哲学,越来越受到更多媒体的关注,也在为固力飞速地发展骤然提速。

难以复制的固力模式
时至今日,固力的诞生、发展、被收购与被转购,都在当时特殊的经济大变局中成为独一无二的经济景观。
固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是瑞典亚萨合莱集团在亚洲最大的专业制锁基地,也是国内首家按美国国家标准生产球锁、插芯锁、逃生推杆三大系列门控产品的企业和国内球形门锁标准的主要制定单位,产品符合美标ANSI、欧标EN、澳标、新西兰标准、国标和公安防盗标准,以及美国UL防火标准和中国防火标准。固力公司的产品线从早期的民用零售产品为主,发展到今天的民用零售产品、民用工程产品和商用产品兼有,从门控产品线延伸到窗控产品线。
从一家乡镇集体企业发展成为合资企业,再到现在的独资企业,固力的发展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历程。很多年以前,中山小榄镇就有五金制造的传统。而锁具的发展最初是从小榄制锁二厂开始的。在20世纪70年代初,作为小榄制锁二厂前身的一个马达厂,偶然得到了当时广东五矿进出口公司从香港拿来的一把锁的样品。马达厂花了6个月时间照样子做了一个产品后,广东五矿开始下订单给马达厂,从此揭开了锁具生产的序幕。随着锁具生产规模的越做越大,1976年,马达厂正式挂牌成立了小榄制锁二厂,即固力的前身。1992年10月,以小榄制锁二厂为龙头,小榄制锁一厂、小榄制锁三厂、小榄菊城锁厂和小榄五金厂联合组建了“广东固力制锁(集团)公司”。1996年5月,广东固力制锁(集团)公司制锁部分与英国威廉斯控股公司、美国亚洲投资公司合作成立了“耶鲁-固力保安制品(广东)有限公司”。
在当时,这样的合作方式还令许多当地人匪夷所思,他们认为固力是一个民族品牌,让外国资本进入,有悖于我们的文化精神。但是,固力国际化的步伐并没有因此而停缓。2000年9月,瑞典亚萨合莱集团收购了威廉斯公司全球耶鲁保安制品方面的业务,耶鲁-固力公司从此成为亚萨合莱集团属下的合资公司。2001年1月,亚萨合莱集团又进一步收购了中方在耶鲁-固力公司中40%的股权,从此,耶鲁-固力正式成为一家外商独资公司。
2001年9月,经中国对外经济合作部批准,耶鲁-固力保安制品(广东)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固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自此,固力从资金投入到生产营销,正式迈入了国际化的商业运作轨道。
亚萨合莱集团是当今世界开门方案的领导者。致力于确保用户的生命安全、财产保障和使用便捷的安防方案。集团以“超越顾客的期望”为核心,以“远见、务实、勇气、道德”四个经营基石为根本,并根据客户的需求专注于锁具业务的开发。以新产品吸引合作伙伴,以期实现让客户满意,让市场良性发展、领导世界高保安潮流的目标。
亚萨集团的定位让固力在市场占有上变得更具挑战性。它用国际模式在市场上运营,却又将收购的企业保持本土品牌的精华。以后的日子,看到固力被注入更多的跨国资金,又以传统的中国品牌的形象出现,并在中国锁具市场上做大做强,就毫不奇怪了。真正地与国际接轨,把立足点放在中国,而把目光投向世界,这样的魄力与卓识不仅成就了固力品牌的蜕变,也令固力的经营模式在中国锁具业成为一种难以复制的范本。它的不可复制,不仅仅在于洋企业举起的是民族品牌,更是因为固力独有的企业产权结构更迭形态和当时的经济环境所赋予的特殊的发展历程。
有人把固力的成长历程写进教课书,也正是因为它的独特与非凡。但是,从经济环境和成长目标来说,也许不会再有企业成为第二个固力。

从270澳元的基点出发
从某种角度来说,出生在中国北京,却具有澳洲国籍的张彤杰,加入固力并成为新一任总经理,对于在中国传统品牌文化与西方经营理念相互融合中成长起来的固力而言,并非是一个巧合。
固力和三环这两座中国最具规模的锁具王国的老总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进入五金行业之前,他们都曾从事制酒行业。三环的总裁谢维坤在走马三环前,曾经是山东烟台张裕葡萄酒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而张彤杰在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轻工部设计院,专业从事啤酒厂设备工艺的设计开发和项目基本建议,后来还在澳大利亚富士达啤酒集团长期任职。制锁与造酒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行业,他们背景不同,经历不同,但有着同样的制酒行业背景,又同样在转入制锁行业后成就了自己的事业,这不能不令人感慨。
放弃轻工部的“铁饭碗”,举家迁到澳大利亚,在别人眼里,这是张彤杰一生中的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1991年,为了追求更好的发展空间,找到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张彤杰独立技术移民到了澳大利亚。如果不是这次改变,他可能仍在国家设计基本建设领域里捧着“铁饭碗”,安分守己、因循守旧地做着设计的工作。偏偏他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他渴望有一个挑战自我、成就辉煌的舞台。在他的性格中,固有的一些不安分的东西让他渴望着进取和挑战:“我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那时我的小孩才9个月,我们一家人手里只有270澳元,被褥和锅碗瓢盆都是从这边海运去澳洲的。”张彤杰笑着回忆当年以270澳元为起点,向自己的理想进军的的艰难岁月,过去的万水千山,都化做了一抹淡然的微笑。
在澳洲,当时的经济环境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好,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很多,技术人员的失业率也极高。但张彤杰在到达澳洲的第二周就找到了工作,但在六个月后,他却放弃了这份条件优厚的工作,转而进入收入较低,但却有着长远发展机会的富士达啤酒集团。富士达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啤酒企业,如同中国的青岛啤酒一样,从某程度上说,是一个国家民族品牌的象征。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不仅可以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更是一个学习外国大企业先进管理理念的机会。
在富士达一干就是12年。在这期间,张彤杰先后担任过项目经理、高级项目经理、生产经理、副总经理等职位,负责过集团的产品研发、生产管理及销售管理工作。就在集团准备将张彤杰派往上海工作的2004年,已经在啤酒行业工作22年张彤杰,却出人预料地选择了离开富士达,开始寻求全新的职业生涯。2004年7月11日,作为五金圈外人的张彤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号称全球开门方案领导者的瑞典亚萨合莱集团在澳洲分公司的面试,不久,张彤杰接到亚萨合莱集团亚太区副总裁的面试通知。一般而言,面试谈话时间是45分钟,亚太区副总裁一开始并没打算打破这个惯例。但是,当张彤杰谈到一些营销理念和管理理论时,尤其是阐述他工作中惯用的 “速度理论”时,副总裁一下子被他的话语深深吸引住了,面谈时间不知不觉进行了3个小时。面试不久,张彤杰收到录用通知书,2004年11月1日,他正式加入亚萨合莱集团澳洲公司,开始了他职业生涯中一段新的旅程。
开展工作之初,澳洲公司给了张彤杰两个项目,要求他在第二年的6月完成,但是张彤杰在春节期间就提前完成了项目。他用自己的实力让所有人见证了他所说的“生产速度”理论。2005年3月,由于集团在新西兰有一个产品项目需要转移到固力生产,他因此回到国内,到当时的固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考察洽谈转移生产事宜。这是他移民后第二次回到国内。之前的一次是在96年,当时他负责富士达集团在国内生产基地的组建与管理工作,在珠海工作生活了3年。没想到此次固力之行,让他有机会再次回到国内发展事业。从固力回来后,张彤杰就固力的各方面情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引起了亚太区管理层的重视,不久,就委派他负责此次转移产品的所有项目管理工作。从当年5月份组建固力与新西兰联合项目团队,到9月份完成产品投产并正式出口到美国,张彤杰带领着他的团队只用了短短的4个月时间。集团亚太区领导层,以及固力管理层对此高效成功的转移项目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与赞赏。这次初试啼声,张彤杰获得了集团上下的充分肯定与信任,所有的转移产品项目全部交给他来管理。他不断地实践着他的“速度理论”,并将这一理论发挥得淋漓尽致。
    新西兰的项目转移完毕后,由于张彤杰具有优秀的团队建设与管理能力,兼备扎实的专业技术知识,让集团高层认识到张彤杰是一位极具潜力的优秀管理人才。当时,新任固力总经理的黄劲立极力向亚太区管理层推荐张彤杰,力邀张彤杰加盟固力。2005年10月,张彤杰接受了集团亚太区的任命,又一次回到中国广东,担任固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项目和生产发展总监。多年前当他带着270澳元踏上异国的土地寻求更好的出路,从不曾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和五金结缘,并因此回到祖国,找到了固力。当然,这次回归和以往不同,因为这次是他第一次进入国内五金行业,这是伴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发展而日益成长壮大的新兴行业,这里有最广阔的舞台,是展开拳脚大干一场的时候了。

把“速度理论”献给固力
杰出的行动总会有卓有实效的理论做支撑,而张彤杰的理论就是“速度理论”。
从2006年开始,张彤杰开始负责固力的产品生产、研发、出口销售、管理以及企业文化的建设。在此期间,张彤杰一手创建了集团在中国的第一家生产基地-亚太区窗控产品车间。这个车间率先引进了单元生产线、自动化生产线,以及精益生产等先进的生产管理模式,成功地完成了多项国外产品的转移生产项目。该车间的成立与运作,更为固力创立了一个现代化的生产管理范本,固力的生产模式也由此迈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两年后,张彤杰被提升为固力公司的总经理。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的现在和将来,重重地交到了他的手里。而他所想的,就是为这个品牌的发展助推,用他的能力与方法,让固力拥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前进速度。
严格来说,张彤杰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的“速度理论”并不真的是一种体系完备的经济管理理论,准确地来说,应当是一种更讲实效的管理方法和工作风格。但是,他的这种风格对于有着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合资企业,以及独资企业背景的固力来说,确实很有实效。这种理论不仅可以验证一个企业领导层的执行力强度,往往也是企业凝聚力的象征。
2007年末,张彤杰担任固力常务副总经理时,就进一步深入实施他的“速度理论”。他先是进行大刀阔斧的企业部门整合,取消了两个事业部。在公司内部成立了管理委员会,委员会成员轮流执行领导层的任务,包括向上级反馈信息等。从这一点来说,“速度理论”就是精简部门,去冗存精,提高效率。
在一个竞争残酷的市场环境里,尤其是金融风暴尚未消退的形势下,锁具和一般的保安产品生产上,信息搜集和对信息的反应速度很有可能影响到一个企业领导层的决策。世界制造业的竞争已经从质量的竞争转换成更高要求的速度竞争层次上。所以,张彤杰的速度理论另一核心内容就是在世界范围内搜集对企业可以产生重大影响的原材料价格、生产、销售和金融、政治等方面信息资料,据此进行科学的分析与综合,并做出迅速的反应,在变化中求生存与壮大,在壮大中获得在同行业中遥遥领先的优势。
制锁业是一个特殊行业,制锁与开锁,安全与破坏安全,让制锁厂无时无刻不在和社会上极少部分企图打开他人锁具的不法分子进行速度比赛。从这一点上来说,速度理论就体现在新产品的研发与高科技的引进上。固力公司始终站在高科技的基点上去研制锁具,也只有不断地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和创新速度,才给形成公司的核心产品。从这一点上来说,速度理论就是时刻为人们创造安全。
担任总经理后,为打造先进的企业文化和完善企业管理制度,张彤杰将“速度理论”延伸到企业管理的各个层面中。他除了加强领导层的管理外,张彤杰更关心为普通员工的成长提升素质,增长技能,他在公司开设了计算机操作、英语口语训练、锁具生产技术等内容的培训班。从这一点上来说,“速度理论”体现为提高员工素质,为他们在工作中加油,不仅要让他们和企业一起前进,也要带动他们个人的成长。
当时有人对员工培训提出了质疑,认为有的员工今天来报到,可能明天就辞职了,培训的钱花了出去,而人却走了,有可能是人财两空。但是张彤杰却回答说,全民素质的提高对任何一个企业和个人都很重要,也是社会前进与发展的迫切需要,更是企业管理者所应肩负的社会责任。也许培训一个员工没有取得企业预计的效果,但是该员工走到哪里,他在固力学的东西都会成为他受益的资本。这样不仅提升了固力的影响力,更是对整个社会和公民素质的提升尽了一份力。“我所说的速度,不仅体现在企业里,更要在社会中去实践。”张彤杰说。
事实证明,固力员工流失的比例相当小。有数据显示,从2006年末至今,固力员工的流动率不到0.1%。很多员工都是和固力一起成长起来的,他们是固力变化发展的最有力的见证者。当问及其中的原因时,张彤杰总结了以下两点:一是让员工拥有成就感;二是提供给员工极大的发展空间。企业的利益与员工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没有人愿意离开固力。
光有速度是不行的,张彤杰要求员工要有明确的发展方向。有明确发展方向的速度才是前进的保障。在发展过程中可以修改你的行进方案,但是最终的大方向必须坚持。而这个大的方向就是一心一意地为企业的发展去努力。而对于一个企业更是如此,它的大方向是打造最强的企业竞争力,生产最优秀的锁具产品,不管出现多么严重的金融危机,不管出现什么样的人事变动,都不会改变这样的目标。

打造中国安防第一品牌
固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打造中国安防第一品牌。张彤杰的到来更是把这种企业目标分解在了日常工作之中。
2009年5月26日的上海固力商用产品发布会上,张彤杰的团队推出了唯嘉(VegaLine)美标与瑞阁(Rugen Line)欧标商用插芯锁等产品。固力用了14个月的时间研发出的商用产品,却可以达到甚至超越市场上众多有着80多年历史的进口品牌产品,这是速度理论的最好写照。这两款符合美标、欧标的商用门控产品的面世,打破了长期以来进口产品独占国内商用门控市场的格局,填补国产高级商用门控产品的市场空白。
唯嘉”美标商用门控产品以及“瑞阁”欧标商用门控产品的设计制造,不仅依据美标和欧标作为标准,还参照国家标准、公安部及行业标准中最高的指标进行更深层次的产品优化升级,从而既符合美标和欧标,又符合中国的产品标准和防火标准。而“唯嘉”美标商用门控系统系列产品又是依照美国门控系统最高指标标准而设计制造的。美国门控系统标准是全球要求最高的门控系统标准,其对门锁及配套硬件等门控系统的强度和使用寿命、抗暴力破坏、防技术开启及防腐蚀等性能指标的要求极高。如美标一级门锁的使用寿命不得低于100万次,是目前国标最高标准的10倍。经专业测试,“唯嘉”一级门锁的寿命测试已突破800万次,远远超出美标的要求。从这两款产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张彤杰带领下的固力团队,正以更高的视野与国际化的产品标准接轨。这样的雄心与实力不仅是企业高速发展的基础,也是固力人打造中国安防第一品牌的动力之源。
现在,固力已经从单一的锁具生产商发展成为提供全方位安防系统解决方案的专业制造商与服务商,产品涵盖民用零售市场、民用工程市场以及商用市场。固力品牌已发展成为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品牌。固力公司为打造中国第一锁具品牌,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与探索:首先是不断引进集团先进技术,在锁具的核心中枢系统方面,开始采用集团内具有尖端的主动防御技术的锁芯产品――始于1963的瑞士KESO精密锁芯,配套固力高保安锁体使用,生产高保安锁具;其次是打造体系完整的企业文化,高新产品的营销推广、管理人才的培养与发现、企业内刊的编排策划等多方面合围,为品牌的塑造呐喊助威;其三,在企业管理上,结合固力的实际情况,引进西方的先进管理方法,使企业的管理层次更加分明,结构更加合理与优化。
锁具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是维护社会平安与和谐的不可或缺的用品。怎么样才能打造出中国安防第一品牌,真正做到维护千家万户的安宁呢?固力的做法是以保障用户安全为己任,坚持提升自己的产品质量。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就在于新产品的研发。
固力刚刚加入亚萨合莱集团时,集团对产品的要求很高,而固力当时的产品技术含量相对来说较低。集团曾经认为固力缺乏自主研发能力,抱着一种“我给你什么你就做什么”的态度。2006年1月,张彤杰接管研发部,开始进行内部整顿,转变研发观念;2007年固力开始进行一些较小的产品投入性研发,小试牛刀就取得了成功。2007年10月,张彤杰带领固力研发团队开始利用集团的开发流程,借用全球共享资源平台资源,加快了研发速度。他确定的公司定位是:从民用市场拓展到商用市场。有些人建议做商用产品后就可以放弃民用产品的研发和投入,以节省开支。但张彤杰提出的宗旨是:固力要做全方位的门用五金的提供者,在做好高端市场的同时,不放弃中低端市场,尤其是农村市场。2008年固力开始与集团联合进行设计工作。10月完成了部分商用产品的开发和规划。在商业用锁上,固力最大的竞争对手来源于进口品牌。张彤杰就竭尽全力开拓国内市场, “唯嘉”和“瑞阁”系列产品的诞生,让民族品牌的力量再次得以爆发。
产品的质量永远是企业成长的血液,品牌的维护更要靠质量的血液来供给能量。但张彤杰认为,产品的质量包括产品本身的质量和服务质量两个方面。张彤杰如此重视服务质量的提高,是因为在一个企业出售的难以计数的产品中,难免会出现或大或小的问题,做好售后服务,提高服务质量,不仅是对用户负责的表现,也可以弥补产品自身质量有可能存在的缺陷。张彤杰说:“我们的产品在客户那里一旦出现问题,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最先要做的都是先去帮助客户解决问题,然后再查找出现问题的原因。我们这样做,就是想用好的服务质量来维护我们的产品形象。唯其如此,我们才有可能成为中国安防第一品牌。”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在跨国文化现象的探讨中,有一句常说的话: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它讲述的原理是:极具民族特性的文化种类也常常是最容易被世界接受的。张彤杰曾经在多种场合强调,固力就是要打造中国的民族品牌。商业产品难道也会“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有些人质疑:固力是一家外资企业,怎么能说是中国的民族品牌呢?
在到达澳大利亚初期,张彤杰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些澳大利亚人一旦碰到质量不好的东西,经常会用一种蔑视的口气说“made in China”,来否定中国的产品。这让拥有澳籍的张彤杰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刺激。那时他就想,中国有那么多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品牌,之所以没有迈入国际化运作的链条之中,只是由于经营观念落后和资金缺乏等原因,一时无法被国外的投资商接受而已。来到固力后,他惊讶地发现,亚萨合莱集团虽然收购了固力,但没有让固力这个本土品牌消失,而是全力保护和发展着这块品牌。无论是从商标设计、产品包装还是营销模式上,亚萨集团用它的资金与技术为固力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而固力的品牌文化也正在焕发出勃勃的生机。集团高层似乎为拥有一个中国本土品牌而自豪。
接手固力后,张彤杰知道自己重任在肩,那就是要继续打造中国的民族品牌,而这种努力与固力企业的外资身份并没有什么关系。企业可以是国外的,但品牌仍然是中国的。现在,固力的产品仍然印有传统的用汉语拼音构图的商标,亚萨合莱集团也在努力让中国名牌成为世界名牌。用外国资金打造本土品牌的理念,正在被中国企业家接受,并产生巨大的影响。
张彤杰认为,外资的注入不仅给国内企业提供了资金来源,同时在税收和解决就业方面也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很多贡献。在今天的国际化背景下,一个民族品牌不会因为它的国籍改变而改变。消费者更加关注的是这个品牌而不是这个品牌的国籍。就像印度的塔塔公司收购路虎和捷豹两个品牌,吸引塔塔公司的是这两个品牌的国际知名度而不是它的国籍。同样,在被收购之后,路虎和捷豹所代表的品牌概念和消费者的美誉度,不会因为品牌拥有者身份的变化而降低。张彤杰还说:“正因为这样,我们就更应该注重民族品牌的提升和维护。我们的一切营销原则就是要用固力的力量,巩固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培养市场对名牌产品的认知与购买欲,让所有的消费者都能够信任我们的产品,得到安全的保障。这是一个企业和一个企业家都要肩负的社会责任。”
就目前而言,固力的研发系统在全球的同行业中,从规模、人数、素质等方面来讲,都是首屈一指的。固力也一改以前以引进项目为主导的做法,开始注重研发固力的自主品牌。张彤杰的努力吸引了一些欧洲著名的“老品牌”产品也转入到固力的研发门下。这种对国外品牌的吸纳,不仅说明固力品牌没有被西方资金吞没,反而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已经起到越来越大的影响,也再次验证了“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这句话言之有理。
四个小时的采访结束了。与其说这是采访,不如说这是和一位长辈、一位智者进行了一次心和心的交流。他站在一个企业家的理论高度,思考着锁具行业乃至整个五金行业的发展,也为民族品牌的定位与成长绘出了蓝图。做为澳籍华人,张彤杰仍然心系祖国,把祖国的荣誉和社会的需求放在自己奋斗的日程表中。现在,他和固力融为一体。而固力,也成了他施展才华的最好舞台。
“加入固力,我不仅找到了自己的创业平台,也让我找到了把我们的民族品牌以更快的速度推向世界的路径。希望固力这个品牌在我的手中能够发扬光大。”张彤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