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锁具的历史文化价值

/Other/GuliCOM/Cliq-key-lock.jpg

锁,带给我们太多的启示。中国锁具历经千年沧桑,中国传统文化早已赋予锁拥有双重身份,它不仅仍具有实用价值,还承载着历史精神和人文精神;不仅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印记,还颇具丰富的时代气息。   今天,我们借着由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台湾高雄科技馆、大同市博物馆和晋城博物馆共同策划的《两岸“无锁不谈”合作巡回展暨交流会》的契机,欣赏空前绝后的传世锁具,感受中国锁具所带来的无穷魅力,了解人类的伟大智慧。  
人生的路上,会遇到无数锁着的门,罗生门、快乐门、天堂门、任意门……每一扇门都会有一把锁守护着。为了欣赏新奇的风景,感受未知的体验,就要想法设法打开锁。然而,人类智慧永远令人惊叹:样子简单的锁,内中暗藏玄机。很多锁绞尽脑汁也很难打开。只有使用正确的钥匙,寻找正确的方式,才能打开重重机关的锁,去探知深奥奇妙的未知天地。   锁,带给我们太多的启示。中国锁具历经千年沧桑,中国传统文化早已赋予锁拥有双重身份,它不仅仍具有实用价值,还承载着历史精神和人文精神;不仅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印记,还颇具丰富的时代气息。   今天我们借着由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台湾高雄科技馆、大同市博物馆和晋城博物馆共同策划的《两岸“无锁不谈”合作巡回展暨交流会》的契机,欣赏空前绝后的传世锁具,感受中国锁具所带来的无穷魅力,了解人类的伟大智慧。  
从以石封穴到智能锁具   中国锁具诞生至今历时千载。从以石封穴,发展到绳结锁物,再到木锁、铜锁、铁锁,甚至于金、银、石、骨、牙、玉,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古锁退出历史舞台。中国锁具的历史也见证着中华民族的历史。   据记载,远古人类为了保护及储存自己收获的粮食,在地上挖一个洞穴将粮食放入,洞口则用一块沉重的石块压住,以免被他人偷走;这样的形式就好比是一个上了锁的保险箱。   在古中国,先民为了保护贵重的财物,亦常以精巧牢靠的绳结系紧,并以兽牙设计出名为“鬌”的工具来解开绳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绳结锁。  
迄今发现最早之中国木锁是出土于约五六千年前的仰韶文化遗址。   中国最早的金属锁具出现于青铜器时期,到了春秋时代,锁具的设计开始复杂化,有些并装有机关;金属锁的大量使用,则始于东汉末年,当时的材料以青铜为主;而到了唐代则已有相当发达的制锁工艺,簧片锁的用途日益普遍,除了占多数的青铜制品外,有些则为黄铜、铁、银或金制品,其种类、外形及雕花亦日趋繁多;明清时代是古锁的鼎盛时期,各种质材的锁具同步发展,而以铜锁、铁锁居多,工艺也更加精巧,在开锁难度和外形制造上有很大的创新。   在山西民俗博物馆公共服务部副主任安海看来:这是一份足以让中华儿女骄傲和自豪的荣耀。   中国古锁依构造分为簧片挂锁与组合挂锁两大类。簧片锁为古中国最典型的锁具,又可依其外形分为广锁和花旗锁两种。广锁中有一种机关锁。一般人即便拥有正确的钥匙,一时半刻仍然无法开启机关锁,往往令人持钥兴叹,给予开锁人极大的智慧考验。其种类有“迷宫锁”“四开锁”“倒拉锁”“花边锁”等。  
组合挂锁大多为铜材且用于箱箧,不需要钥匙即可开锁与闭锁,由于组合锁使用的密码多为文字,故又称为文字组合锁或转字锁。现代密码锁的原理便是来源于此。虽然组合锁的数量与类型较簧片构造锁少,但有些锁体结合龙或麒麟等吉祥动物为主题而制作,颇具古中国的文化风俗。   到了近代,锁具大多数是经由改进或者重新变化西方古锁的设计而得,依安装方式可概分为挂锁、弹簧锁、单闩锁、门缘锁和榫眼锁等五类。   随着社会的变迁与科技的进步,锁具的功能与安全性越加完善,其设计与制作也日新月异;此外,锁具的应用范围扩大,锁具与现代人的生活已密不可分。   作为制锁大国,中国机械锁的种类繁多,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即使如此,当越来越多的住宅入户门、酒店、写字楼开始使用智能锁时,传统锁具正面临被淘汰或者被革新的命运,比如我们熟知的电控锁、电磁锁、按键式电子锁、卡片式电子锁、生物特征式电子锁等。而今天,与锁具有关的新发明仍然层出不穷,比如DL101智慧电子门锁、PD按键密码锁、PL2S触控密码辅助锁、智能型触控按键锁、智能型电子感应门锁等。  
被赋予了丰富人文意义的锁   从“锁”的本义来说,不过是普通的生活工具而已。就其功能来说,首先是为满足人们对生命财产安全的需要,可是在其后又被赋予了丰富的人文意义。   能够“上锁”与“开锁”,代表着你对被锁上的对象(金钱、物品、房屋、人等)有着支配的权力。而这里的“权利”就藉着锁的使用延伸出去的。   比如:相传起源于11世纪末欧洲的贞操带。据说,当时东罗马帝国多次组成十字军东征,与回教徒做争夺圣地之战,为了保护妇女不受侵害,因此发明了贞操带。此外,中世纪时的欧洲,男主人在出远门之前,也会在妻子身上系上贞操带,钥匙则由男主人的亲信或好朋友保管;此举代表了当时的男人对妻子拥有绝对的支配权力。   还有,中国古代官锁,传达出政府的公权力;手铐则是代表了一种公权力伸张。   在十八、十九世纪时,欧洲宫廷的管家随身配戴着一把宫廷御侍钥匙,这些钥匙装饰富丽,有时还饰以主人的画像或是家族徽章。这种钥匙不具实用的功能,但表示了一种地位的象征与特权:拥有这把钥匙的人能够打开通往皇宫的大门。   当锁摆脱了实际上的功用时,反而有了更广大且多样的意义:成为一种表达情义的工具,反映了人们复杂的心灵世界,表达了人心中的种种期望,并串成人类文明发展的脚步。   人们常说的“心锁难开”。这里的“心锁”表达了人们心情与感情状态上的封闭与沉寂。   再比如,在唐代,人们用钥匙来分别未婚与已婚的女子:“出门者带钥匙者”指已婚女子,“出门者未带钥匙者”指未婚女子。   在以前的欧洲,当男人丧妻之后,如果将鳏夫钥匙(一种小巧玲珑的银钥匙)栓在怀表的表链上,就表示:他想找一个新的妻子。   锁具中蕴含着深厚的吉祥祈福文化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古锁匠人们汲取精华将其寓意于锁的设计中,让中国古锁蕴含了深厚的吉祥祈福文化。   广锁指横式锁具,多用于门、柜与箱上。其锁体刻花常见的图样有吉祥物、人物、文字、山水、花草、及其它事物,不仅拙中藏巧、朴中显美,亦显示出古中国特有的风格与民族语言。而刻于锁体上的文字鲜明地反映出当时人们的期望,如:福如东海、功名百代、状元及第、五子登科、金玉满堂、梅开五福、红梅结子、一本万利、百代千秋、同心永爱、如月之恒、福、禄、寿、喜等;部份则刻有诗词,蕴涵浓郁的文艺气息。   此外,有着各式各样外形的花旗锁,除了含有特定的寓意与吉祥之意外,亦兼具装饰功能。再者,花旗锁大多为铜质,镌雕洗练,工写兼蓄,作工精致传神,颇富民族传统色彩。   花旗锁最早、最普遍的外型为鱼形,据推断于汉代即已出现,汉代的《芝田录》解释:“门钥必以鱼,取其不瞑目,守夜之义”,因为鱼儿的眼睛不会闭上,可善尽看守之责。   还有代表尊贵、吉祥、富有的“龙锁”“麒麟锁”,代表福气的“蝙蝠锁”,代表长寿的“乌龟锁”“鹤锁”,代表事业升腾的“猴锁”,祈望财富来临的“狗锁”等。还有部份锁的外形宛如一尾蜷曲的虾,因而名之为“虾尾锁”,一般用于水道、仓库,意为游刃有余、好运连连。   中国锁具中还有一种外形呈圆柱状,体似水桶,锁梁上部像水桶把手,底部拖个尾巴,锁体表面刻有“百家保锁”四个字的古锁。这一古锁属民俗器物,材质为金、银、铜等。相传此种锁具乃是民间百姓生儿育女时,向百户邻家募款请工匠所打造而成,因此俗称“百家锁”,也叫“长命锁”。这把锁从古至今都承载着人们希冀“锁”住生命,孩子平安健康长大的美好愿景。许多儿童从出生不久起,就挂上了这种饰物,一直挂到成年。在山西则有12岁开锁的成人礼。   锁具中蕴含着严苛的等级制度文化   中国封建社会的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治特权和经济地位,制定了严苛的等级制度。这一制度在锁的钥匙孔上也有所体现,按官职递增,不同阶层的人有着自己适用的钥匙孔形状。再者,制锁工坊皆按官府的规定行事,不能僭越。   中国古锁的钥匙孔形状多为汉字造型,即有:一、上、下、土、工、士、山、古、而、吉、尚、喜、寿等形状。
孔状为“一”字者,是庶民百姓所使用的锁具;为“士”字者,是读书人、士大夫所使用的锁具;为“吉”字者,是达官贵人所使用的锁具;“喜”字用于婚嫁,“寿”字则用为祈求建康、长寿。而帝王、将相、太子、王公、皇妃、公主等,则另有标志。   有些古锁是以其钥匙孔的形状来命名,如钥匙孔呈“一”字形者称为“一字锁”;钥匙孔呈“士”字形者,称为“士字锁”。钥匙孔呈“寿”字形的锁具,则称为“寿字锁”;寿字锁的钥匙为一个寿字或两个寿字,利用寿字的构形挤压钳制弹簧片的作用开启,设计独特,用来祝颂万寿无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摘自:中国锁具网